黑黑的肥岳李雪梅|镜的欢迎会

作者:未解之谜 历史之谜 2022-03-15 10:48:07

只看到一个埋得低低的脑袋,拿刀似的捏着筷子,  狠狠搅拌着面前的面汤。

    帽子快把他的脸遮完。

    喻繁把面当人在搅。

    下一刻,筷子被伸来的手指按住。陈景深把他的面汤端走了。

    “酸了,  ”陈景深道,“重新点一碗。”

    喻繁恶狠狠地抬眼瞪他,  刚问我吃什么你也要管?

    “我是说面酸。”对上他的视线,陈景深补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黑黑的肥岳李雪梅|镜的欢迎会


    自此之后,从吃饭到结账,再从餐厅到网吧,喻繁都没再理陈景深。

    人玩起游戏来容易嗓门大,尤五个男生在一个语音里。

    王潞安和左宽这局一块走下路,两人说几句要吼起来,吵得喻繁一次次调低游戏音量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技术行啊。”耳机里,左宽在游戏语音里说,“还没刚才那个陪玩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,  你猜猜刚才那个人为什么能当陪玩——我草!”王潞安惊叫出声,鼠标摁得啪啪响,“他们中路来了!左宽你帮我挡挡伤害——你他妈卖我??”

    “兄弟本是同林鸟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王潞安说,“喻繁,  中路没了你怎么说?!”

    喻繁:“忘了。”

    王潞安:“你今怎么回事,  我怎么觉得你玩儿得专心啊。”

    确实专心。

    把游戏人物挪到安全的地方,  喻繁扭头,跟坐他旁边的人对上视线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他爽地问。

    陈景深上了机后什么也没做,这么靠在沙发上,  偶尔看他屏幕,偶尔看他。

    “看你游戏。”陈景深说。

    王潞安在耳机里“我草”一声:“学霸怎么在你旁边?”

    喻繁:“上网。”

    王潞安惊讶:“你们关系已好到周末都约出来一起上网了?”

    “刚好碰上。”

    “在御河都能碰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哪来这么多问题?

    喻繁把嘴旁的麦克风挪远,冷冰冰地看着陈景深:“看你的电脑,然滚回。”

    陈景深依言转头,随便点开一个电影。

    连续了五把,朱旭说他妈让他下楼帮忙搬东西,让他们等分钟。

    正好他人都累了,干脆在游戏语音里挂机闲聊。

    带了一下午耳机,耳朵累得慌。喻繁干脆闭了麦,拿开耳机放桌面上,把电脑音量开到最大,照样能听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喻繁往后靠到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掏烟,刚要扔嘴里,余光瞥旁边的人后动一顿。

    陈景深也没戴耳机。他考试的文具都扔桌上,坐姿有点散漫,一脸冷淡地在看电影。

    他电脑屏幕里是两个动画人物,男的抱着女的在空中行走,抬头一看,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很难象,陈景深看这电影。

    喻繁看了眼时间,已到晚上的饭点了,外面都暗了。

    他用膝盖去碰碰旁边的人:“陈景深,你怎么还回?”

    陈景深看了眼他手里没点燃的烟,反问: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通……”喻繁顿了下,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陈景深:“我也通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能学点好的么?”喻繁皱眉,“我里没人管,你也没人管?”

    “是没有。”陈景深说,“我人现在都在国外,所以在外面通宵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景深跟他一起往后靠,问:“这是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“没,只是觉得,”喻繁一动动地看他,“陈景深,你最近是是在叛逆期啊?”

    陈景深安静地跟他对视了一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,”陈景深陈述,“我可能是在暗恋期……”

    喻繁伸手捏住了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喻繁!喻繁!”桌上的耳机传来他的名字,王潞安在里面喊道,“人呢?”

    喻繁面无表情:“闭嘴继续看你的电影。”

    陈景深点头。

    喻繁松开他,开麦克风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,叫你半……我和左宽在商量端午去游乐园玩呢。”王潞安顿了下,“哦对,叫上学霸一起来呗。”

    喻繁对这些感兴趣,也没: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陈景深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景深偏头:“我没去游乐园。”

    那你自己跟他们组团去——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去吧。”陈景深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喻繁沉默地僵持了一,半晌,他烦躁地把烟塞回烟盒,含糊地在语音里说:“随便吧。我去厕所,游戏先别开。”

    周末网吧坐满了人。已到了晚饭时间,空气里飘满着食物的香气。

    起身的时候,他正巧听到了机位上的女生对着电话说:“我在网吧……玩什么?没玩什么,看电视剧呢……没办法,陪男朋友嘛……无聊,他一直在跟我聊啊,还给我买了好多吃的,是坐得累了。”

    从厕所回来,喻繁转弯刚要回机位,走了两步又停了脚步,扭头往前台那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又一部电影结束,陈景深动动手指,正准备看看还有什么别的能发时间。

    余光里,熟悉的身影从远处回来,两手都拎着东西,脚步慢且笨重。

    陈景深还没来得及看清,啪地一声,桌上多了一堆东西。

    薯片瓜子,蛋糕话梅,各口味的小零食,还有一碗牛肉粉。

    “吃。”喻繁坐回机位,一脸镇定地拿起手机,“我再两局回去。”

    陈景深看了眼隔壁机位女生桌上的精致千层蛋糕和『奶』茶,又看向自己桌上那一包包各口味的小零食。忍住抿了下嘴唇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随便挑了包开,得寸进尺地问:“电影看累了,能看你游戏么?”

    喻繁面无表情地选出英雄:“……随你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回校后,王潞安又约了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去游乐园。可惜大多数人端午节都要跟里人出门,最终答应要一块来的只有章娴静和柯婷。

    六月的南城明亮滚烫,白的气温高到吓人。

    端午节当,几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下午五点,各自在吃点东西后在游乐园门口。

    他们去的这游乐场是本地人开的,开了有二多年了,位置偏郊区,占地面积小,为项目多,氛围好,一直很热闹。

    今是节日,游乐园光是进场都要排队。

    进场队伍里,王潞安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穿着长袖长裤,面纱盖头还戴着墨镜的章娴静:“你这,热啊?至吗?现在也没什么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没黑之前都有紫外线。”章娴静从包里掏出防晒霜,去牵旁边柯婷的手,“婷宝,来,涂点在手上。”

    柯婷一开始有点抗拒,章娴静那声“婷宝”出来,她表情一顿,垂着脑袋伸手乖乖任章娴静抹。

    涂完之后,章娴静回头问身后那两位都长得白的大高个:“你俩要要也来点?”

    喻繁也:“要。”

    陈景深说:“我也用。”

    两人今穿着短袖长裤,头上都扣了一顶白『色』鸭舌帽,一眼看去莫名的和谐。

    左宽轻咳一声,伸出自己的手:“章娴静,给我来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黑还有什么好涂的?”章娴静把防晒霜扔给他,“自己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傍晚的气虽然缓和了一点,但挤在人堆里还是热。

    喻繁双手抄兜,在高温里等得有点烦躁。

    这破气他为什么呆在里或者网吧,要跑到这地方排队??

    现在回去好像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队伍又往前动了动,喻繁念头刚起,忽然觉得脖子一凉,拂一阵很长的风。

    他回头一看,陈景深手里拿着一个手持电风扇,正举在他脑袋后面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买的,”陈景深垂眼,“有没有舒服点。”

    确实很凉快,但喻繁觉得有点怪。他皱眉:“吹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热。”

    “热你买它干什么?”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版权声明

若内容涉嫌侵权,请告知我们删除

分享: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