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趣闻轶事)omega顶开宫腔:大团圆第39篇

作者:未解之谜 历史之谜 2021-11-23 08:45:12

omega顶开宫腔:大团圆第39篇

淑英婶喊了一声,摆着头道,用手挡住底下:“六子,不…不行的,我是你婶婶。”

 

这一会我哪里还顾得上这些。

 

我直接贴上淑英婶,而淑英婶极为敏感,被我这么搂着,整个人都软了,嘴里头不断发出哼哼声,喘息声也越来越大,可就是不放开手。

 (趣闻轶事)omega顶开宫腔:大团圆第39篇

 

“淑英婶,就给我好吗?”我感觉到淑英婶眼眸里面也是充满了渴望。

 

“不行的。”淑英婶摇了摇头。

 

“为什么。”我有些恼怒。

 

“六子,你…你还小。”淑英婶羞红着脸道。

 

“小。”我笑了笑,站起身子道:“淑英婶,你看我小吗?”

 

淑英婶看到我的小留子,又羞又恼道:“六子,我不是说这个啦。”

 

我越看淑英婶是越着迷了,趴在她耳边道:“淑英婶,就给我一次好吗?就一次。”

 

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,淑英婶唉叹息了一声,跟着缓缓挪开了自己的手,我立马激动起来,直接扑了上去。

 

嗯……

 

淑英婶哼了一声,抓了抓我道:“六子,你…你轻点。”

 

淑英婶结婚很多年了,孩子都有几岁了。

 

 

 

;可仍然保养的很好,也让我更加卖力了起来。

 

一番激情落下,淑英婶整个娇躯瘫软在了床上,我也是一阵满足的抱着她。

 

忽然淑英婶竟然哭了。

 

这把我吓了一跳:“淑英婶,你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

淑英婶看着我紧张的样子,摇了摇头道:“没事,我就是…就是太舒服了,原来做女人的滋味是这么舒服。”

 

我一愣,很快就明白了过来,肯定以前淑英婶还没感受到这种巅峰的滋味,我笑着抱住淑英婶:“淑英婶,以后我会让你更幸福的。”

 

淑英婶身躯一颤,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道:“六子,不行的,你还小,我们不能继续这样的关系。”

 

“淑英婶,为什么。”我郁闷道。

 

可惜淑英婶并没回答我的话,从她的眼眶之中带着一股惆怅,后悔。

 

我不忍心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

只能默默的看着她离开,越看越觉的她是个好女人。

 

唉……

 

我无奈叹了一口气,从床上起来,穿好衣服还没出去,就看到门口一个人鬼头鬼脑。

 

“干嘛呢?秀花婶。”我走出去喝了一声,把她吓了一跳。

 

“臭小子,你想吓死老娘呀!”李秀花拍了拍胸口,狠狠的刮了我一眼。

 

李秀花也是我们胡同院的,大家也认识。

 

我看着她惊吓的样子,笑道:“秀花婶,怎么是我吓你了,是你自己在我门口鬼鬼祟祟的。”

 

秀花婶又白了我一眼,跟着嘴角浮起一道冷笑盯着我。

 

看着她那笑容,我有些瘆得慌:“秀花婶,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呢?”

 

“臭小子,好呀,连我们胡同院最美的人都给你上了。”李秀花笑笑的说道。

 

我却被吓了一跳,慌忙看了看周围见没人也才松了一口气:“秀花婶,你胡说啥,什么最美的人。”

 

秀花一听我的话,哼了一声:“你小子少给我扯皮,刚才那柳淑英在你房间里面做什么事情,我可都听到了。”

 

“你听到了什么呀,你听到了呀!”我立马瞪起眼睛喝道。

 

心里却一阵慌乱。

 

李秀花可是我们胡同院里最出名大嘴巴,她要是真发现我跟淑英婶的事情,估计明天整个胡同院都知道了,我倒是无所谓,坏了淑英婶名声,那我怎么对得起她。

 

“臭小子,婶是过来人,我刚才可都听到了,还看着柳淑英从你的房间里面走出来,你们做什么事情,我会不知道。”李秀发不屑的笑了笑道。

 

我只能死不承认。

 

李秀花见我嘴硬,又道:“好,你不承认,那你说说刚才柳淑英叫的那么欢快是干嘛?”

 

我一阵头皮发麻,看着李秀花笑笑的样子,知道她这种人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,直接凶道:“秀花婶,你知道什么,我刚才是帮淑英婶检查胸知道不。”

 

“检查胸。”李秀花噗嗤一笑:“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?就检查个胸会叫的那么欢快。”

 

“怎么你不信。”我瞄了瞄李秀花那一对大雪峰,冷笑道:“要不要我帮你也检查一下,保证让你叫的更欢快。”

 

------------

“哟,臭小子,你还想占我便宜是不。”李秀花立马挥了我一拳。

 

我也没生气,而是冷笑道:“秀花婶,这是你自己不信而已,不信我只能证明给你看咯。”

 

其实我对李秀花没多大感觉。

 

虽然李秀花在我们胡同院里头也算的上是一个美女,可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骚味,很多人都传过李秀花还到新城区那边找个男妓,跟胡同院里头几个年轻人都有一腿。

 

所以一直以来我对李秀花不太感冒。

 

即便她的娇躯很诱人,看着也没太大感觉,我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想要堵住李秀花的嘴。

 

而且李秀花是我们胡同院出名了高傲。

 

老公在电力公司上班,据说捞了不少油水,家里有几片闲钱,好像看谁都不得劲一样。

 

我看着她那样子,冷笑一声道:“秀花婶,你是不敢吧!”

 

“不敢。”秀花婶一听,立马挺了挺胸道:“臭小子,我还就不信你的话了,好,我今天就豁出去让你摸一把,但你要是不能让我叫成柳淑英那样,我饶不了你。”

 

“任凭处置。”我无所谓一笑。

 

自己一手催乳术加中医针灸,就算是一个性、冷淡只要被我一弄,照样让她浪叫不已。

 

更何况李秀花这个骚货。

 

我看只要摸一把,就会让她浪叫连连,所以我根本不放心上,只是看着李秀花进房间那摇摆的肥臀,忽然涌起一股恶趣味道:“秀花婶,这我要是不能让你那么叫,我任凭你处置,我要是可以呢?你又怎么样呢?”

 

李秀花黛眉微微一皱:“你想怎么样。”

 

“让我睡一下。”我直接脱口而出。

 

“臭小子,你就是想要占我便宜是不。”李秀花瞪起眼睛喝道,扬手就要打我。

 

我连忙往后一躲:“秀花婶,你这是不敢吗?”

 

李秀花因为高傲,就是受不了人刺激,一听我的话,哼了一声道:“赌就赌,有什么不敢呢?”

 

我笑了笑,让李秀花往床上躺。

 

她可没淑英婶那害羞,直接往床上一躺,挺起胸。

 

我也不客气,上去连衣服都不脱,直接摸上她的两座雪峰,微微一用力,李秀花全身就不由一颤,有些惊恐的看了看我。

 

我看到她的神情,冷笑道:“怎么有感觉了吗?”

 

李秀花没说话,而是皱起了眉头,还强壮着淡定。

 

我看了看就开始用力了一些,啊……

 

李秀花终于忍不住发出一道畅快的叫声,我得意的笑了笑:“怎么样,现在相信我刚才就是为淑英婶检查胸了吧!”

 

“嗯,相信,相信。”李秀发娇喘着点了点头,有些害怕的从床上跳了下来,跟着慌乱的跑开了,我一阵郁闷,怎么这就跑了呢?

 

当然跑了就跑了,刚才跟李秀花说那些话,也就只不过刺激刺激李秀花而已,对她没太大的欲望,上不上无所谓。

 

让我留恋的还是淑英婶,还有徐雅雅。

 

可想到徐雅雅现在老公回来了,挺郁闷的,那自己是不是跟泠姐再也没机会了。

 

巧不巧,我还没出胡同院,徐雅雅就给我打来电话,说要请我吃饭。

 

一下又让我激动了起来。

 

只是到了之后,我才发现不是徐雅雅要请我

 

吃饭,而是徐雅雅老公。

 

徐雅雅老公见到我挺热情的。

 

毕竟我是徐雅雅的邻居,彼此都认识。

 

他来就是感谢我,帮着铃姐催乳,一个劲的跟我道谢,敬酒,弄到我都怪不好意思的。

 

当然一起吃饭,我更关注的是徐雅雅。

 

只是徐雅雅一看到我,就不由的避开我的目光,让我莫名的失落,啪嗒…就这会我的筷子掉到了地上,我低头去捡,抬头那一刻赫然见到徐雅雅那一双美白大腿。

 

依稀之间我甚至看到了铃姐那裙子里头的风光。

 

“老弟,怎么捡个筷子这么久呀,要不就换一个吧!”徐雅雅老公说了一句。

 

我慌忙从桌子底下上来,瞄了徐雅雅一眼。

 

徐雅雅看到我的目光,俏脸当即浮起一道红晕,她妖媚的样子实在太诱人了,我心中不由一阵慌乱起来,顺着桌子底下就往铃姐那腿上摸去,徐雅雅浑身骤然一颤。

 

啊……

 

喊了一声。

 

徐雅雅老公正在倒酒,听到徐雅雅的叫声,抬头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

“没…没事,被蚊子咬了一口。”徐雅雅苦涩笑了笑。

 

见徐雅雅主动为我打掩护,我抚摸着徐雅雅美腿更加卖力了,甚至钻进了裙里头,徐雅雅一张俏脸微红,带着哀求的眼神看了看我。

 

她越是如此,我越是激动,不断的摸着她大腿。

 

就这会徐雅雅老公电话响了,看着我笑了笑:“老弟,我去接个人,你等一会呀!”

 

我现在巴不得他走,点了点头道:“嗯,没事,姐夫你先忙。”

 

他走了,我看着徐雅雅瞪着我,我倒是有些怕。

 

“你怎么这么大胆呀!”徐雅雅哼了一声,直接伸手拧我的耳朵。

 

疼的我哇叫了一声,求饶道:“徐雅雅,疼…疼。”

 

见我真疼,徐雅雅就松开了手,哼了一声道:“让你乱动。”

 

我摸了摸耳朵,一脸苦涩的笑着。

 

徐雅雅见我这样,黛眉微微一皱:“怎么了,六子,真弄痛你了。”说着,徐雅雅凑过来,摸了摸我耳朵,一脸的心疼。

 

看着她这样,心里一阵感动,一个冲动直接伸手把她搂紧怀里。

 

啊……

 

徐雅雅吓的叫了一声,拍了拍我的手道:“快放开我,你干嘛呢?待会我老公就回来了,看到了不好。”

 

“徐雅雅,你老公要没看到就可以吗?”我抱着徐雅雅,贴在她耳边吹了吹气道。

 

徐雅雅的娇躯立马一颤,带着粗重喘气声道:“没…没有,六子,上次我们已经犯错了,我们不能在犯错了。”

 

“可我忘不了你。”我贴着徐雅雅道。

 

徐雅雅娇躯又是一颤,身子慢慢瘫软在了我怀里头,显然是心动了,我直接吻上了徐雅雅的香唇。

 

刚吻上,外面就传来脚步声,我慌忙放开徐雅雅。

 

徐雅雅也坐回了自己位置上。

 

她老公回来了,还带了一个女的。

 

我看了看那女的,职业性的看了看她的胸,好大。

 

徐雅雅老公带着她进来道:“老弟,给你介绍个人,这是我同事的媳妇,刚生完孩子不久,没奶水,我就想你看看帮忙着催乳催乳。”

 

------------

催乳是我的职责,也是我赚钱的技能,我礼貌的点了点头,徐雅雅老公就带着她坐在旁边,相互介绍了一番,我知道了她的名字,林默。

 

挺好的名字,跟她那看过去温婉的性格挺符合的。

 

徐雅雅老公还稍微介绍了彼此的情况,顺带着给我弄了个高帽子,我听得也高兴,一口答应道:“姐夫,我们之间就别客气了,改明天让她上我店里头,我帮忙着检查检查是什么原因不出乳水了,到时候催乳催乳问题不大。”

 

“行的,行的。”徐雅雅老公连连点头,十分积极。

 

相反林默倒是比较沉稳,似乎不太关心一样,而且我还看到徐雅雅老公跟这林默无形之中透着一股亲密的感觉。

 

如果说普通同事老婆的话,徐雅雅老公会啥这么积极呢?

 

而且如果是同事老婆,也该把他同事给喊上,怎么就直接带人家媳妇来了,我越看越觉的不对劲,徐雅雅因为被我刚才摸的关系,此时还处于愧疚她老公的状态,一张脸羞红着,甚至我们聊天她都没怎么注意听。

 

只有我发现徐雅雅老公跟着林默不对劲。

 

晚饭结束之后。

 

徐雅雅老公甚至提出要送林默回家。

 

我这就不乐意了,徐雅雅是她老婆,还没车子回去,她倒好要去送别人,只是我没插上话的机会,徐雅雅老公跟徐雅雅打了声招呼,就跟林默一起去了地下车库。

 

“徐雅雅,你没发觉你老公有些不对劲吗?”我看着林默跟徐雅雅老公一起下了电梯,回头推了推一脸发愣的徐雅雅。

 

啊……

 

徐雅雅被我推了一步才惊醒过来,看到就我跟她在一起,她有些惊慌失措:“六子,我们不能再这样了,真的。”

 

莫名其妙的话弄的我一阵郁闷。

 

“徐雅雅,你想什么呢?什么我们不能这样了。”我望着徐雅雅道。

 

啊……

 

徐雅雅又是惊讶的张了张嘴吧,跟着摆了摆手道:“很晚了,我们快点回去吧!”

 

我点了点头,瞄了一眼地下车库的方向,虽然心里有所疑惑,但还是没把这事情告诉徐雅雅,毕竟这也只不过自己的猜测而已。

 

我骑小电驴送徐雅雅回去。

 

一路上各怀心事着倒是也没说些啥。

 

到了徐雅雅家楼下,徐雅雅慌的就跑开了,就生怕我要对她干嘛一样。

 

我不禁一阵郁闷,回到家里头翻来覆去的怎么就是睡不着,就给徐雅雅发了微信:“徐雅雅,你老公还没回家吗?”

 

过了好一会,徐雅雅才回复:“还没呢?好像是公司有啥事情,又赶过去了。”

 

徐雅雅老公还没回家。

 

又让我想起了他跟林默之间的暧昧。

 

现在这个点了还没回家,难不成他还住在林默那边了不成。

 

我想跟徐雅雅说,又开不出那个口,只是闲聊了两句,当问题扯到暧昧点上时候,徐雅雅就说道:“六子,很晚了,我要睡觉了。”

 

接着我再发消息,徐雅雅就没回。

 

我一阵无奈。

 

发现自己还真猜不透女人的心思,早上明明还好好的,刚才吃饭时候,还让自己抱着,摸着,现在怎么突然又变得如此冷漠呢?

 

女人心海底针。

 

第二天我开门,那林默果然来

 

了。

 

就她一个人来的,徐雅雅老公没陪着,她一进来就客气道:“夏大夫,你好。”

 

她笑起来很甜,很美。

 

我点了点头道:“来了呀,坐吧!”

 

“嗯。”她微微点了点头,找了个椅子坐下。

 

我拉了张椅子,看了看她那一对美胸,简单的聊了两句,就对她说:“我们开始检查吧!”

 

她害羞的点了点头,跟在我后头走进治疗室。

 

我指了指床,她黛眉微微一皱,但也没迟疑慢慢躺了上去,我让她脱衣服,她有些羞涩看了我好一会,才慢慢解开衣服,赫然之间那一对雪峰彰显出来,又白又大。

 

当然我并没有多少慌乱,示意她解开文胸,然后就帮她按照正常催乳的程序检查。

 

即便她胸很美,倒是没有起邪念。

 

我没起邪念,她可不行,我刚帮她催乳,细腻的揉了揉,她就有些沉不住气了,喘息声越来越大,不断的发出娇哼声。

 

“林默,你个臭婊子在哪里。”就这会外头传来一道怒喝声。

 

把我跟林默都吓了一跳。

 

砰……

 

跟着我治疗室的门就被粗鲁踢开了,我那一双手还没来得及从林默的胸部上拿开。

 

一位长得一米八多的壮汉出现在了门前,看着我那双手捏着林默的雪峰,一下子瞪起眼睛喝道:“搞我老婆,我弄死你。”

 

说完,挥起拳头就朝着我砸了过来。

 

我吓了一跳,好在反应够快,一个闪躲避开了他的一拳。

 

这会林默也从惊慌之中回神过来,上去抱住壮汉道:“老公,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他是一名催乳师。”

 

“催乳师。”林默老公缩了缩眉头看向我。

 

我微微笑了笑,倒是也没生气,这种情况也不是没发生过。

 

解释了一番之后,林默老公也通情达理,没怪我们,但无论如何也不让她在我这边催乳了,带着人走了,去了张泠那边店里头催乳,我眼睁睁看着她过去,心里头不禁一阵郁闷,惆怅。

 

这张泠开了一家催乳店,还真影响生意呀!

 

想着这几天除了熟人介绍之外,真没人来我这店里催乳了。

 

要是这样下去,一个月后,我还不是真的要从催乳师行业离开吗?

 

不行,我必须想个法子才行。

 

我拍了拍脑袋正想着,徐雅雅老公就来了,还问我怎么样了。

 

从昨晚后,我看着徐雅雅老公就挺不舒服的,看着他关心着林默那眼神,我没好气道:“被你同事给接到隔壁街催乳了。”

 

“什么。”徐雅雅老公一听不由缩了缩眉头,跟着拍腿道:“老弟呀,怎么让你帮个忙,还给人接走了呢?”

 

看着他样子,我缩了缩眉头道:“你是不是有啥事情隐瞒着我呀!”

 

徐雅雅老公一愣,跟着笑了笑道:“没有,我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呀,就是看你技术不错,让你帮忙催乳催乳吗?没事了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,就跑开了。

 

这越让我觉得这件事情蹊跷。

 

至于哪里蹊跷,我愣是想不到,不过心里更加笃定了徐雅雅老公跟这林默有一腿,我犹豫了会给徐雅雅发了个信息:“徐雅雅,昨晚你跟你老公有没有同房呢?”

 

------------

徐雅雅过了好一会用语音回复道:“六子,你…你怎么老是问这种事情,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 

从声音里头我就听出徐雅雅有些生气,连忙解释道:“徐雅雅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这是有一个正经事情要做。”

 

我想跟徐雅雅说自己心里头的怀疑。

 

但又怕猜测错了,惹了徐雅雅不开心。

 

“没有。”徐雅雅淡淡的发了两个字。

 

因为是文字,我不知道徐雅雅啥心态,不过此时我也顾不上徐雅雅心态,心里头更加笃定了徐雅雅老公跟这个林默绝对有一腿,甚至来我这边催乳都是有目的的。

 

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这徐雅雅老公为啥要让林默到我这边催乳呢?

 

甚至林默被她老公带走时候,徐雅雅老公还挺生气的呢?

 

为了搞清楚这件事情,我决定跟踪跟踪林默,她在隔壁街张泠那边催乳,张泠那都是清一色女催乳师,她老公也放心就没跟着,我守着林默出来之后,就悄悄跟上她。

 

不过她一出来就被一部车子接走了。

 

我一眼就认出那车子是徐雅雅老公的,那林默跟徐雅雅老公有一腿是肯定了。

 

我没急着告诉徐雅雅,而是更好奇徐雅雅老公为什么要让林默到我这边催乳,我开着小电驴跟上他,徐雅雅老公那车虽然不是啥豪车,但怎么说也是四个咕隆的。

 

好在这市里头比较拥堵,我倒是能跟的上。

 

很快,我看着徐雅雅老公的车子开到了一家商场,我也停好车跟了进去。

 

一路上看着徐雅雅老公跟林默肆无忌惮的拥抱在一块,很有闲情雅致的逛街,看的我不禁一阵火大,特别是看着林默那不断扭动的臀部,我更是一阵火大。

 

还有徐雅雅老公。

 

妈的,徐雅雅这么好的女人,这混蛋竟然出轨。

 

自己做梦都想娶个徐雅雅这样的老婆,这混蛋得到了徐雅雅竟然不懂的珍惜。

 

我真想上去揭穿这一对狗男女。

 

但想着她们找我催乳这件事情还有所蹊跷,并没有急着上去,只是趁着她们没注意,拍了几张照片她们亲昵的照片到时候给徐雅雅看,揭穿这对狗男女的面目。

 

他们逛了好一会,走到星巴克里头喝咖啡。

 

我趁着他们没注意跟着进去,坐在他们看不到的一个位置,却能够听到他们聊天。

 

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过有人跟踪着,靠的十分近,表现的十分亲昵,她聊天更是十分暧昧。

 

终于徐雅雅老公忽然说了一句:“林默,你这还要去找夏留那个傻小子催乳一次才行。”

 

“为什么呀,就选那一家不就可以吗?”林默疑惑的问道。

 

徐雅雅老公摆了摆手说:“那家不行,那老板娘我刚才查过了叫张泠,有点背景势力,我们要是把事情怪罪到她头上的话,指不定还拗不过人家,而夏留那小子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

说着徐雅雅老公冷冷一笑,才继续道:“那小子之前就是个烂赌鬼,不知道啥时候学了一点催乳的手段,到处糊弄人,我们要坑他的话不是就容易多了。”

 

听到这些,我不由皱起眉头,要坑我。

 

他们到底是想要怎么样坑我呢?

 

就这会又听林默道:“我们的孩子真…真的不能留吗?”

 

徐雅雅老公带着严肃的口吻道:“这孩子

 

绝对不能留呀,你老公现在已经怀疑了,要是他真去弄个dna,我们两个就全部完蛋了,毕竟你老公可是跟着虎爷混的。”

 

“虎爷。”我缩了缩眉头。

 

这虎爷不就是放高利贷给我那个人吗?

 

怎么林默老公还跟虎爷扯上关系了。

 

当然这会我也没去想这些,让我愤怒的是他们这两个混蛋,竟然是想要谋害自己的孩子。

 

而两人算计倒是不错,让我催乳,然后把事情怪罪我头上。

 

狠,真够狠的。

 

当真认为我夏留是好捏的柿子吗?

 

我哼了一声,没在继续听下去,而是先走了,我没去找徐雅雅,而是先去找了虎爷。

 

虎爷五十岁了,是我们这地带一个霸主。

 

我没弄清楚是做什么的,反正有钱有势,黑的白的都吃的通,我找他借了高利贷,因为有按时还款,他倒是没有为难我,我找他,他也能接见我。“夏留,今天也不是还钱的日子,你找我干嘛?”

 

人不可貌相,虎爷是一方霸主,但你要是碰到的话,绝对不会想象到虎爷会是这么一个人,不超过一米六的个子,挺着个啤酒肚子,看过去让他整个人显得更矮。

 

说话时候也是十分和善。

 

哪里看得出是出来混的老大呀!

 

当然我清楚虎爷的手段,不好惹,不敢造次,而是赔着笑容道:“虎爷,今天来你主要想跟你打听一个人。”

 

“哦,谁呀!”虎爷为我泡了一杯茶。

 

我也没客气,跟了那两个狗男女一个下午了,还真渴了,咕隆喝了一口,就跟虎爷说了林默老公的事情。

 

虎爷不知道,回头问了手下,才恍然道:“哦,你说的是尹雄呀,怎么找他有事情吗?”

 

我没说林默跟徐雅雅老公的事情。

 

而是让虎爷把电话号码给我,我有事情找尹雄。

 

虎爷也干脆,直接给了我号码,我也就没在他这边呆着,出去给尹雄打了电话,约他出来聊聊。

 

尹雄在我店里头没为难我。

 

是他秉着虎爷做事原则才没为难我的,但他对于我摸了他老婆的胸,还是耿耿于怀的,对于我约他,他也没啥好脸色,我也不管他,直接说了林默跟徐雅雅老公密谋的事情。

 

尹雄还不大信,看到我拍的照片。

 

尹雄一下跳了起来,啪嗒一拍桌子喝道:“靠,我就怀疑这骚货跟人有染,果然如此,看我不弄死她。”

 

说完,尹雄挥手哼了一声就走出了我店里头,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样子,我不由皱了皱眉头,自己这找尹雄是不是找错了呢?

 

这样会害死好多人的。

 

其实徐雅雅老公跟林默虽然可恨,但也不至于死。

 

看尹雄那气势,该不会真弄死他们两个吧。

 

我缩了缩眉头,有些后怕,但说都说了,我也管不住尹雄,唉,怪只能怪她们自己吧!

 

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这件事情。

 

只是没一会我就接到尹雄电话,他让我去徐雅雅家里头,我立马吓了一跳,没想到尹雄速度这么快,直接赶到了徐雅雅的家里头,这混蛋该不会对铃姐做啥事情吧!

 

想到这我一惊,慌忙往铃姐家里头跑去……

 

------------

不出几分钟我就到了徐雅雅家里头,房门大开着。

 

徐雅雅老公不知啥时候也已经到家了,只是此时他显得十分狼狈,被尹雄带着一帮人围着,那衣领子直接被尹雄给扯着摁在墙壁上动弹不得,鼻青脸肿的。

 

显然刚才被尹雄一番饱揍。

 

尹雄是跟虎爷的,这批人黑白通吃,啥事情都能干的出来。

 

这打徐雅雅老公一顿算轻了。

 

当然事情也不是就这样了解,尹雄喊我过来,就是让我拿我拍的那些照片出来。

 

刚跟尹雄说这些事情我就后悔了,现在想不拿。

 

可尹雄一批人可不管你,直接抢了我手机,让我打开密码开了照片给徐雅雅老公看。

 

徐雅雅老公一看顿时傻眼了。

 

徐雅雅更是一下跌坐在地上,难以置信的望着她老公,从徐雅雅的眼神里头我可以看出徐雅雅其实对她老公是有爱意的,她此时才显得十分的悲痛,啊……

 

她忽然一声咆哮,上去就甩了她老公一巴掌:“你个混蛋,我辛辛苦苦为你生孩子,你竟然这么对我。”

 

徐雅雅老公看到照片,完全呆愣住了,不敢有任何解释。

 

“说吧,现在你想要怎么解决。”尹雄哼了一声,啪嗒…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,他这一巴掌可比徐雅雅狠多了。

 

徐雅雅老公疼的喊了一声,嘴里头就有些鲜血流了出来。

 

他噗咚直接跪在地上求饶。

 

从我听到徐雅雅老公为了隐瞒这件事情要残害自己儿子事情上,我就知道他是个软骨头。

 

对于他求饶倒是也没啥惊讶的。

 

我现在更在意的是尹雄要怎么解决这件事情。

 

尹雄看了看徐雅雅老公,回头望向徐雅雅,嘴角立马浮起一道冷笑:“你玩我老婆,我自然也要玩你老婆。”

 

“啥!”我一下瞪大了眼睛,没想到尹雄竟然要这么解决事情。

 

一下慌了。

 

还没等我说话,徐雅雅老公还大为高兴道:“大哥,你要是高兴,我老婆就在这里你随便玩。”

 

听到这话,我一下子火了。

 

“你他么的还是人吗?”我骂了一声,上前就是一脚踹向徐雅雅老公。

 

“你给我滚蛋,这没你的事情。”徐雅雅老公对我倒是强势,朝着我吼了一声。

 

我见他还敢对我凶,更为愤怒,咆哮道:“你个混蛋,徐雅雅这么好的女人嫁给你,你不珍惜也就算了,现在竟然还让人玩,混蛋,混蛋……”

 

说着,我又狠狠的踹了徐雅雅老公几脚。

 

要不是徐雅雅上来拉住我,我真想弄死他。

 

“六子,算了,他既然连自己老婆都不爱惜,不在乎,那还说什么呢?”徐雅雅惨然一笑,回头看向尹雄等人道:“你就是想要玩我对吗?那来吧!”

 

唰……

 

徐雅雅说着直接拉开自己的衣服,那白嫩的肌肤一下露了出来。

 

我吓了一跳,慌忙脱下衣服给徐雅雅披上。

 

“你疯了吗?”我对于徐雅雅这种行为十分的愤怒。

 

徐雅雅却毫不在乎道:“又能怎么样呢?他根本不在乎。”

 

看着徐雅雅眼角落下的泪水,我又气又急又心疼,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,低声道:“徐雅雅,他不在乎你,我在乎我,没人要你,我要你,我不允许你这么作践自己。”

 

;我说到这横扫了周围一圈,目光落在尹雄的身上,指了指徐雅雅老公对尹雄道:“雄哥,他你怎么处置我随便你,但徐雅雅我要带走。”

 

“你……”尹雄挑眉一笑道:“你只不过一个臭摸奶的,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。”

 

我没说话,只是冷冷的盯着尹雄。

 

尹雄看着我目光,一下急了,骂道:“滚蛋,臭小子,你早上摸我老婆胸的事情我还没跟你计较,你现在还管我的事情,你想找死吗?”

 

我看了看一脸悲痛的徐雅雅,嘴角抹过一道冷笑:“尹雄,我敬重你喊你一声雄哥,你真的以为我就怕你吗?我今天也就把话撩在这边了,徐雅雅我一定要带走,谁敢拦我。”

 

我怒喝一声,尹雄那几个手下都不由缩了缩眉头。

 

尹雄其实打心眼里头看不起我,但看着我神情也不由缩了缩眉头,当然他还不至于被我唬住,很快就逼近我一步道:“小子,你是真不怕死吗?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版权声明

若内容涉嫌侵权,请告知我们删除

分享: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