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趣闻轶事)我怀了豪门竹马的孩子:大团圆结2闪闪发光

作者:未解之谜 历史之谜 2021-11-23 08:43:54

看着她娇媚的样子,我有些急道:“淑英婶,你这有啥话就直说呗,这反正也没别人不是吗?”

 

柳淑英俏脸又是一红,跟着警惕的看了看周边道:“六子,其实也没啥,就…就是我这老感觉胸疼,你…你有办法帮我检查检查吗?”

 

“胸疼。”我缩了缩眉头。

 

一看我这样,柳淑英立马站起道:“六子,对不起,我不太清楚催乳师是什么,就…就知道检查胸的所以就问问,要是不能检查的话,我就走了。”

 

“淑英婶,别走呀!”见着柳淑英要走,我情急之下直接伸手拉住她。

 

摸上柳淑英白皙嫩滑的小手,一股柔软感,让我情不自禁的捏了捏,柳淑英顿时俏脸通红,慌忙缩回手。

 

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:“淑英婶,我是一名催乳师,但其实我也有帮了检查胸啦,你找我算是找对了。”

 

“是吗?”柳淑英听到我的话,也有兴奋,但看着我又害羞了下来。

 

-----------

淑英婶害羞这种情况是再正常不过了,毕竟我是个男的催乳师,以前就没少遇到客人面对我时候害羞,当然更多的是不信任。

 

所以我直接问淑英婶:“淑英婶,你相信我吗?”

 

“当然信呀!”淑英婶笑了笑,白了我一眼道:“我几乎看着你长大的,怎么会不信你。”

 

我跟着笑了笑,说信就行,随后就跟淑英婶解释起催乳师这行业的一些奥秘,淑英婶有些听不明白,我想了想换了个通俗易懂的说法道:“淑英婶,其实吗?我们这催乳师就跟医生一样,没有性别之分的,所以你可以放开一点,不用害羞。”

 

“哦。”淑英婶嘴上虽然这么答道,但还是一脸羞红,就跟个小媳妇一样,特别是我让她去床上时候,她更是一脸通红。

 

让她脱衣服,她羞的都有些不知所措,弄的我都有些急了:“淑英婶,还是我帮你脱吧,你不要把我当成男人。”

 

“不…不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!”淑英婶往床里头挪动了一步。

 

我也没意见让淑英婶自己来。

 

淑英婶看了看我,才慢慢的解扣子,她穿的是系扣子的衬衫,要一粒一粒的解开,刚解开一粒,那美白的肌肤赫然涌现出来,白,真的很白,我一下瞪起眼睛。

 

淑英婶看到我的目光俏脸一红:“六子,你…你能不这么盯着我吗?”

 

嗯哼…

 

我干咳了一声,转过脸去,只听到淑英婶脱衣服的声音,弄的心里头一阵痒痒的。

 

“我好了。”淑英婶脱好衣服小声喊了一句。

 

我立马转过头去,淑英婶一句脱掉了衬衣,露出那雪白的肌肤跟那一对硕大的雪峰,粉色的文胸包裹保护着它们,沟渠之间带着一股妩媚性感,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强压着让自己冷静下来,但一说话声音就有些颤抖:“淑英婶,那…那个文胸也要脱掉。”

 

淑英婶早就羞的满脸通红闭着双眼不敢看我。

 

听我的话,啊了一声,带着一丝忧伤道:“六子,不…不能不脱吗?”

 

我摇了摇头:“淑英婶,不可以呀,要帮你检查就必须脱掉的,没事的,你就当我是一名医生就好。”

 

我笑了笑,尽量收敛自己体内的浴火,也让淑英婶放心一些。

 

淑英婶犹豫了一会,轻咬了咬嘴唇,才缓缓解开自己的文胸扣子,刚一解开,那一对雪峰就直接蹦了出来还颤动了一下,看的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好大,好美,体内浴火蠢蠢欲动。

 

说来也是郁闷,最近好像特别容易冲动,当了五年催乳师也没这段时间这么容易冲动呀!

 

难道是最近自己变色了不成。

 

想想又不对,前些天接到一个病人就没那么冲动呀!

 

就是对徐雅雅时候,还有淑英婶。

 

或许是这种感情早就埋藏在心底了,这一会看到才会爆发出来。

 

唉……

 

我无奈叹了口气,尽量压制下内心的邪火,为淑英婶检查,只是摸想淑英婶两座雪峰时候,双手还是不由的一颤,那柔软细腻的感觉传来,我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在这一刻打开了一般。

 

好软,好舒服……

 

嗯……

 

淑英婶被我碰

 

触到两座雪峰,身躯也是不由一颤,嘴里头还嘤咛了一声。

 

这一下就让我有了反应。

 

我不禁郁闷,暗暗骂了自己一句,让自己冷静一点,才开始为淑英婶检查,还没摸透淑英婶的胸,淑英婶一张脸红的几乎都要滴血了,身躯也不由的跟着扭动起来。

 

喘息声越来越大,喊道:“六子,还…还没检查好吗?”

 

我看着她那销魂的表情,咕隆吞了吞口水,又仔细的摸了一把,才不舍得的收回手道:“淑英婶,好了。”

 

淑英婶松了一口气,看了我一眼,连忙起来用衣服挡住自己的胸,低头问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,检查出来了吗?”

 

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,表情颇为凝重的看着淑英婶。

 

淑英婶见我沉重的表情,黛眉微微一皱,紧张道:“六子,我是不是得了啥坏东西了。”

 

“淑英婶,你先别急,你不是得啥坏东西,而是……”我看了看淑英婶的胸,发现那柔软的雪峰上竟然有一小道红痕,要不细看的话,还真没看出来。

 

我瞄了一眼,立马抓过淑英婶的文胸对比了一下,也就了然了,笑道:“淑英婶,你这并非是啥问题,就是文胸小了,勒的疼。”

 

啊……

 

淑英婶喊了一声,俏脸一红低下头小声道:“六子,你…你是不是检查错了,婶那文胸都戴了好…好几年了,以前也没发现疼呀!”

 

我笑了笑,跟淑英婶解释了胸二次发育的道理。

 

淑英婶却听不明白。

 

索性就不斯文着了,直接道:“淑英婶,通俗点说吧,就是你的胸又大了。”

 

淑英婶一听又是啊了一声,白了我一眼道:“怎么…怎么可能呢?婶都这个年纪的人了。”

 

看着淑英婶娇媚的样子,就跟小媳妇一样,我不由笑道:“淑英婶,你也就是三十来岁的人,怎么说自己老了,再说了,不要说三十多岁,就有些人四五十岁了这胸都能二次发育呢?”

 

淑英婶听着我的解释越加通红,低着头道:“那…那我要怎么办。”

 

“换个胸罩呗。”我真觉的淑英婶太可爱了,都结婚有小孩的人,怎么好像对这些事情还都不懂一样。

 

也是如此,我才会觉的淑英婶是我这胡同院里头最纯洁的女人。

 

淑英婶微微点了点头,正想要起来,刚抬头就又问道:“六子,如果是你说的文胸问题,那…那我这会怎么还有点疼呀!”

 

找到淑英婶病因,我自然就了解了,笑了笑道:“淑英婶,你其实就是勒的太久时间了,没恢复过来,让我帮你按摩按摩就可以了。”

 

“这…这不好吧!”淑英婶俏脸立马浮起一道红晕。

 

我摆手道:“没事的,这是我的专业。”

 

“哦。”淑英婶轻应了一声,犹豫了好一会才重新躺回床上,看着她那一对雪峰,瞬间我体内浴火又涌动了起来,慢慢的摸上淑英婶的胸,用着最细腻的手法帮她按摩。

 

这不是催乳的手法,是一种中医推拿的手法,要促进血液流通来化解掉淑英婶的疼痛,而这种手法会刺激到血脉,女人就会特别的敏感,果然我刚刚摸一把。

 

嗯……

 

淑英婶就忍不住发出一道轻哼声……

 

------------

虽然我能够刺激女人胸部最敏感的穴位,但每一个女人敏感度也是不同的,有的非常敏感,有的就没那么敏感。

 

而淑英婶绝对是非常的敏感。

 

我这就是轻轻一碰,她就忍耐不住了。

 

她一张面容都跟着扭曲了起来,整个身躯不由自主的摇摆着,十分香艳诱人。

 

淑英婶如此敏感,我是真的连想都没想过,或许她就是证实了那一句话,白天淑女,晚上荡妇。

 

我难以置信的望着淑英婶。

 

看着她那不断起伏的雪峰,那红润的俏脸,不断的发出娇哼声,底下的反应也是跟着越来越大。

 

“嗯,吻…吻我。”淑英婶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。

 

虽然她喊的非常小声,但我还是听的非常清楚,有些诧异,当然更多的是兴奋,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淑英婶竟然主动喊我吻她,体内本来就憋着一股邪火。

 

听到淑英婶这话,我再也止不住直接扑上去,朝着淑英婶那香唇上亲吻了下去。

 

那薄如蝉翼的嘴唇,带着一丝温热,瞬间让我迷离。

 

闻着她身上的香味,我体内浴火越发高涨起来,索性一个翻身直接压上了淑英婶的娇躯,一遍亲吻着她,双手直接缠上了她那细腰。

 

淑英婶猛然惊醒过来,瞪起眼睛道:“六子,你…你干嘛?”

 

这会我完全被欲望给驱使着,我一遍抚弄着淑英婶,亲吻着她耳垂道:“淑英婶,我想要你。”

 

热气吹拂过淑英婶的耳垂。

 

她身躯骤然一颤,摆了摆手道:“不…不要,六子,我是你婶婶。”

 

“淑英婶,我真的好喜欢你,从小就喜欢着你。”说着,我用力一推淑英婶那胸前敏感部位,淑英婶骤然之间哼了一声,两手直接朝着我抱了过来。

 

顺势之间,我直接褪下淑英婶的裤子。

 

啊……

 

淑英婶喊了一声,摆着头道,用手挡住底下:“六子,不…不行的,我是你婶婶。”

 

这一会我哪里还顾得上这些。

 

我直接贴上淑英婶,而淑英婶极为敏感,被我这么搂着,整个人都软了,嘴里头不断发出哼哼声,喘息声也越来越大,可就是不放开手。

 

“淑英婶,就给我好吗?”我感觉到淑英婶眼眸里面也是充满了渴望。

 

“不行的。”淑英婶摇了摇头。

 

“为什么。”我有些恼怒。

 

“六子,你…你还小。”淑英婶羞红着脸道。

 

“小。”我笑了笑,站起身子道:“淑英婶,你看我小吗?”

 

淑英婶看到我的小留子,又羞又恼道:“六子,我不是说这个啦。”

 

我越看淑英婶是越着迷了,趴在她耳边道:“淑英婶,就给我一次好吗?就一次。”

 

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,淑英婶唉叹息了一声,跟着缓缓挪开了自己的手,我立马激动起来,直接扑了上去。

 

嗯……

 

淑英婶哼了一声,抓了抓我道:“六子,你…你轻点。”

 

淑英婶结婚很多年了,孩子都有几岁了。

 

 

 

;可仍然保养的很好,也让我更加卖力了起来。

 

一番激情落下,淑英婶整个娇躯瘫软在了床上,我也是一阵满足的抱着她。

 

忽然淑英婶竟然哭了。

 

这把我吓了一跳:“淑英婶,你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

淑英婶看着我紧张的样子,摇了摇头道:“没事,我就是…就是太舒服了,原来做女人的滋味是这么舒服。”

 

我一愣,很快就明白了过来,肯定以前淑英婶还没感受到这种巅峰的滋味,我笑着抱住淑英婶:“淑英婶,以后我会让你更幸福的。”

 

淑英婶身躯一颤,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道:“六子,不行的,你还小,我们不能继续这样的关系。”

 

 (趣闻轶事)我怀了豪门竹马的孩子:大团圆结2闪闪发光

“淑英婶,为什么。”我郁闷道。

 

可惜淑英婶并没回答我的话,从她的眼眶之中带着一股惆怅,后悔。

 

我不忍心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

只能默默的看着她离开,越看越觉的她是个好女人。

 

唉……

 

我无奈叹了一口气,从床上起来,穿好衣服还没出去,就看到门口一个人鬼头鬼脑。

 

“干嘛呢?秀花婶。”我走出去喝了一声,把她吓了一跳。

 

“臭小子,你想吓死老娘呀!”李秀花拍了拍胸口,狠狠的刮了我一眼。

 

李秀花也是我们胡同院的,大家也认识。

 

我看着她惊吓的样子,笑道:“秀花婶,怎么是我吓你了,是你自己在我门口鬼鬼祟祟的。”

 

秀花婶又白了我一眼,跟着嘴角浮起一道冷笑盯着我。

 

看着她那笑容,我有些瘆得慌:“秀花婶,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呢?”

 

“臭小子,好呀,连我们胡同院最美的人都给你上了。”李秀花笑笑的说道。

 

我却被吓了一跳,慌忙看了看周围见没人也才松了一口气:“秀花婶,你胡说啥,什么最美的人。”

 

秀花一听我的话,哼了一声:“你小子少给我扯皮,刚才那柳淑英在你房间里面做什么事情,我可都听到了。”

 

“你听到了什么呀,你听到了呀!”我立马瞪起眼睛喝道。

 

心里却一阵慌乱。

 

李秀花可是我们胡同院里最出名大嘴巴,她要是真发现我跟淑英婶的事情,估计明天整个胡同院都知道了,我倒是无所谓,坏了淑英婶名声,那我怎么对得起她。

 

“臭小子,婶是过来人,我刚才可都听到了,还看着柳淑英从你的房间里面走出来,你们做什么事情,我会不知道。”李秀发不屑的笑了笑道。

 

我只能死不承认。

 

李秀花见我嘴硬,又道:“好,你不承认,那你说说刚才柳淑英叫的那么欢快是干嘛?”

 

我一阵头皮发麻,看着李秀花笑笑的样子,知道她这种人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,直接凶道:“秀花婶,你知道什么,我刚才是帮淑英婶检查胸知道不。”

 

“检查胸。”李秀花噗嗤一笑:“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?就检查个胸会叫的那么欢快。”

 

“怎么你不信。”我瞄了瞄李秀花那一对大雪峰,冷笑道:“要不要我帮你也检查一下,保证让你叫的更欢快。”

 

------------

“哟,臭小子,你还想占我便宜是不。”李秀花立马挥了我一拳。

 

我也没生气,而是冷笑道:“秀花婶,这是你自己不信而已,不信我只能证明给你看咯。”

 

其实我对李秀花没多大感觉。

 

虽然李秀花在我们胡同院里头也算的上是一个美女,可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骚味,很多人都传过李秀花还到新城区那边找个男妓,跟胡同院里头几个年轻人都有一腿。

 

所以一直以来我对李秀花不太感冒。

 

即便她的娇躯很诱人,看着也没太大感觉,我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想要堵住李秀花的嘴。

 

而且李秀花是我们胡同院出名了高傲。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版权声明

若内容涉嫌侵权,请告知我们删除

分享: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