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东西一天不做就难受是不是|怎样把自己c到哭

作者:未解之谜 航空航天 2022-04-25 14:03:04

李森二话不说又是一拳,谭石趔趄了几步,站稳脚跟,摘了帽子,吐了口血水。

“×××!还有最后一次机会!答应还是不——”

李森揪起他的领子,把他摔在墙上,手肘抵着他的脖子,阴狠地说:“想搞我,你有那个命么?”

谭石被他压得脸红脖子粗,脸上青筋暴起。李森这是往死里掐他,一点没留活路的意思。

谭石快要窒息,“你……没有……机会了!”

 

第71章


 小东西一天不做就难受是不是|怎样把自己c到哭

 

李森的身体忽然往后拱了一下。他自己也觉得不对劲,往肚子上一看。一把刀插在他的腰上。

李森踉跄后退,头顶的天空是漆黑一片,有大颗大颗的雨点落下来。空气里一股腥味儿。

“你他妈的,你有胆啊!”李森居然在笑。

他拖着腿后退,顺手捡起地上的一把椅子,使劲儿往谭石身上砸过来。谭石一闪,躲开了。

李森后退的速度加快,慌忙从手边的废旧垃圾堆里抽出来一根钢管,二话不说就往谭石的头上砸。

谭石躲闪几次,但还是挨了一下,血瞬间从头上淌下来,淌进眼睛里,淌进嘴里。眼眶连着颧骨很快肿成一片。

李森呼吸急促,好像用了很大力气在说话,“我本来不想动你,我答应过你姐,给你个未来。现在是你自己自寻死路,怪不得我了。”

谭石看着李森,眼神里的恨意像要把他碎尸万段,“以为我怕死啊?来啊!看谁先死!来啊!”

李森哈哈大笑,但肚子上的伤口痛得他猛烈地咳嗽起来,他有些抓不住钢管了。钢管砸在地上,响了一通安静了。

谭石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,居高临下,李森已经无力后退,也无处可退,身后便是大厦围栏,再往后就是死。

谭石俯身,一下拔掉他腰上的刀。

“谭石!”

忽然听见姐姐的声音,谭石回过头。

姐姐来了,但姐姐头顶的天空不是黑色的,而是万里无云,晴空一片。

谭石一时间懵住了。

“谭石!”

谭石只感觉身体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往后吸,吸进一个不断旋转的黑色隧道里,直到他睁开眼睛。

他发现自己倒在地上,模模糊糊地看见李森在他面前,手里拿着一把强。他想站起来,但怎么都不行,他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“石头!石头!”

是姐姐的声音,姐姐真地来了。

谭石被李森抵在墙上毒打,之后他就有些失去意识,像做了一场梦一样,直到看见姐姐。

他知道,他刚刚是犯病了。那些只是他的幻觉。现在才是真的。

“姐,快走!”

谭石还有最后一丝清醒,他从衣兜里摸出水果刀,使出浑身的力气扎向李森的脚腕。

李森一时分神竟被那臭小子扎了一刀。

真是不想活了。

李森扣动扳机,强口指向谭石。

“不要!”谭芸冲向谭石。

一阵强响,惊得鸽子乱飞。

有两个人倒下了。一个是李森,一个是陈骆。

世界像是被静音了一样。

谭芸看见陈骆在她面前倒下,先是屈膝半跪,回头望了她一眼,然后整个身体向后倒下去。

“陈骆——”

下雨了,大颗大颗的雨点穿着线似的往下砸。陈骆最后看见的是谭芸的脸,她在喊他的名字。

谭石看见李森睁着眼睛,浑身是血,身体歪曲成一个奇怪的姿势。

一群人围在他旁边,从人群中间的缝隙来看,李森完全没有反应,不知道是不是死了,刚才中了那么多强应该是死了,死透了。

很快有一群穿白大褂的跑过来,把姐姐拉走,把陈骆抬起来。

姐姐呆呆得看着陈骆,不哭也不说话。

谭石想去抓姐姐的手,但随后也被医生抬走了。

“姐!姐!”他用最大的声音喊姐姐,但他的声音还是极其微弱,没有人听到他的声音。

谭芸世界里最重要的两个人被急救拉走了。

她在后面追,一边追一边流眼泪,她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。后来她被人拉住了,是林仙。

“别傻追了,上车!”

林仙把傻掉的谭芸拉上车,系上安全带。

“我带你去医院,别急。”

报警的是于安,谭石手中的证据也是于安偷偷收集的。为了讨得哥哥的欢心,她对哥哥的生活进行了全方位的观察,结果出乎意料。一个最不起眼的小女孩拿到了最重要的证据。

于安在天台愤怒地踩蜡烛时,谭石看到了于安敞着口的书包。

李森从来没有怀疑过于安,也从没对于安这个像狗皮膏药似的小姑娘设防。他只觉得她烦,跟她妈一样烦。

他此生最恨被人背叛,可笑的是,他到死都不知道他是被全世界最爱自己的人背叛的。他曾经认为,她们是最不可能背叛他的人。

于安重返天台回味与谭石的“约会”时,刚好目睹了哥哥和谭石的对峙。

这是她最不想看见的场面,一个是她的哥哥,一个是她的光。两个都是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人,怎么办,她该怎么办?

她爱哥哥,她要守护自己的家,但是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谭石去死。

她喜欢谭石,但是也不可能把刀尖对准她最爱的哥哥。

这个时候,她忽然想起一个人。她告诉她,“每个人心里都有光照不到的角落,你只要知道,光在照着你就可以了。”

于安第一次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。然而,她也亲手毁掉了自己的信仰。

她爱哥哥,她想要一个完满的家,但哥哥却因她的一通电话没了命。母亲得知了哥哥去世的消失昏了过去,父亲一言不发。她的家陷入了比任何时刻都要压抑的黑暗之中。

她彻底失去了哥哥,也没有了家。

于安背上书包,偷偷走掉了。

谭石伤了肋骨,做了手术,正在调养阶段,没有生命危险了。林仙看谭芸累得够呛就请了个人帮忙照看谭石,但谭芸还是不肯休息。

一边是弟弟,一边是陈骆,想也知道她心里多煎熬。

谭石劝慰姐姐,说自己没事,已经好了,而且一定会配合医生治疗,好好吃饭睡觉,让姐姐不用操心,还是去陪陈骆吧。还把林仙拉出来说,林仙会照顾他的。

林仙哦了一声,顺着他的话往下说,“对对,我和护工都在这你还不放心啊,你去陪陪陈骆吧,他还没醒,需要你。”

谭芸这才点点头站起来,往重症监护室去了。刚走出病房,她就停住了。

她不敢去,可又想见他。

她的脑子很乱,她陷入了从未有光的茫然,仿佛他世界里的一切都没了秩序,她生命里的光正在一点一点的熄灭。

后来谭芸越走越快,几乎跑到了重症监护室。

陈骆从事发现场直接被拉到了最近的三甲医院,虽然进了重症监护室,但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。

医生说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。

谭芸没有签字的权利,因为她不是家属,不是女朋友,什么都不是。

事到如今她才发现,她和陈骆之间的关系,一直是陈骆单方面在维系。一旦陈骆放手,他们之间似乎就没了关系。

谭芸木然地坐在监护室外面。陈洲一直没理她。

一个男人愿意为了一个女人去死,这如果不是爱情,那什么叫爱情?

跟陈骆比起来,他的爱算不了什么。

陈洲看着陈骆,心里有无数的问题,但他知道,陈骆的行动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。

一个没有情感的人,一个不会爱的人,居然对爱做出了最极致的诠释。

陈骆一直昏迷,情况很不乐观,省内专家联合北京的几位专家一起对他的情况进行了好几轮讨论。

子弹在陈骆心脏附近不足两厘米的位置,取出有风,但若是不取,随着他心脏的每一次跳动,那颗子弹都有可能要他的命。

几轮讨论结束后,医生来问家属的意见。

他们的对话谭芸每个字都认真得听进了耳朵里。

但她并没有上前。

当陈洲在病危通知书和手术通知单上签字的时候,谭芸的眼泪掉下来了。

手术前,谭芸跟陈洲请求一个跟陈骆说话的机会。

生死攸关,在这个时候较劲没有意义。陈洲同意了。

认识陈骆这么久,他从来没有过这种状态。

他向来冷清寡淡,但眼睛里总有光华,哪怕是冷的,也有光华,不像现在这样,仿佛是日益风干的一块石头。好像他正在一点点地消失。

谭芸擦掉眼泪,握起他的手。他的手怎么这么沉,好像随时都要从她手心里掉下去似的。

“陈骆。”谭芸努力平复着情绪,“医生说要给你做手术把子弹取出来,你不会感觉到疼的。”

“你要……你要配合医生,手术结束你就能醒过来了,好不好?”

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她把脸贴在他的手心里,哽咽着对他说:“陈骆,你能听见我说话吗?嗯?”

陈骆丝毫没有反应。

眼泪划过鼻梁,没进他的指缝里。

谭芸亲吻他的手心,轻声说:“陈骆……我爱你。”

*

李森的帝国一夜瘫痪,陈秋生和秦淑芬的家族根基也被拔了一半。秦淑芬和李森暗中往来的一切都有证可查,一夜之间,声望钱权,灰飞烟灭。

秦淑芬到底是败在了陈骆手里,她不相信这一切陈骆没有份,他一定是幕后推手,卧薪尝胆,只等时机成熟,扔一根火柴就可以将他们烧个片甲不留。

好狠的人,好狠的心。

但不管她怎么恨,怎么怨,她都无法在陈秋生面前再抬头了。李森死了,可她还活着。活了大半辈子,竟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

作者有话要说:每个人心里都有光照不到的角落,你只要知道,光在照着你就可以了。

 

第72章

 

春天终于来了。

空气变得透亮,阳光也明媚了。整个世界有着复苏后的色彩和活力。

陈骆躺在病床上,阳光在他的周身镀上一层温柔灿烂的光圈。

手术成功了,但他还没醒。

谭芸守在他身边,寸步不离地看着他。这一回,陈洲没有把她赶走。

等待永远是漫长的。

这几日,陈洲和谭芸守着陈骆,精神和身体都很疲倦,饭也都没怎么吃。

陈骆从没这么孱弱过,他是强悍的,他是有力量的,他是狠戾的,可他从来不是这样的。

活到今时今日,谭芸才终于感受到有人愿意为她去死是什么感觉。居然真地会有人为了她,为了微不足道的她做这种事。

谭芸自小没有得到过什么温暖和关爱,但她也不是了无牵挂,她心中所有的爱都在谭石身上,为了谭石她可以不要命。但他们是姐弟,是至亲。这不一样的。对于向来看惯灰色世界的谭芸来说,这种纯粹炽烈的情感不现实,只存在于影视剧和小说当中。她不相信有人会为了爱去做这种蠢事,直到看见陈骆倒在她面前。

这件事给谭芸带来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。

尤其是那么“冷血”的陈骆,他好像在用这种行径向她证明,他说的话句句属实,没有半分虚假。

谭芸在这种复杂的情绪里,看着陈骆。

谭芸眼神有点发直,直到陈骆的眼皮稍稍动了一下。随后他睁开眼睛。

陈骆睁开眼睛,先看见了一盏灯,长条白炽灯。

然后他面前出现两个人的脸,谭芸和陈洲。

他们的声音有点远,他知道他们在叫他。

渐渐地,他能听清楚声音了。

“我听到了。”陈骆的声音很虚弱,谭芸和陈洲都凑得很近才听清楚。

从生死线上回归的陈骆,眼神里一片清澈祥和。

这一遭,仿佛把他的人生割裂成了两部分,一部分是上辈子,一部分是现在。

陈骆看着谭芸,看着陈洲,眼睛里含着微微的笑容。

陈骆醒后,陈洲就穿上衣裳走了。

他没有去跟陈骆说话,只用一个背影迎接了他。

这是陈洲第一次跟陈骆置气,头也不回地走掉。

林仙刚好带着午餐过来,看他要走就猜出大概了,陈骆不醒,他是不会走的。

林仙走到近前,“陈骆醒了?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版权声明

若内容涉嫌侵权,请告知我们删除

分享: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